hga038平台出租 hga038平台出租 hga038平台出租

【财经热点】美国40年一次大通胀:分析其对中国的影响及对策

没想到,在本世纪的这个时刻,我们已经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生活了两年多;我们也没有预料到美国会继续记录高通胀数据。

2021年4月以来,美国通胀水平持续上升。12月份,CPI同比上涨7%,创近40年来新高。

美国的高通胀会影响中国吗?

2月7日,第一财经研究院发布《美国40年一遇的大通胀:对中国的影响分析及对策》报告,分析了美国通胀走势及其可能对美国造成的影响。我国,并提出了对策。建议。

报告显示,从分项来看,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能源和交通价格涨幅最快。近期,高通胀严重影响了美国居民的日常生活;消费者信心持续走弱;经济增长预期显着降低;拜登的支持率创下历史新低。

关于美国通胀快速上升的原因,报告认为,从需求端来看,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不同,现代货币理论(MMT)框架下的大量货币是直接交付的。对企业和居民;从供给端。看,主要是新冠疫情对全球供应链和劳动力参与率的影响。

遏制通胀成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疫情决定短期通胀走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根据报告,存在三种情况:

情景一:疫情明显好转,全球供应链压力缓解,美国通胀水平明显下降。美联储可能会放慢货币紧缩的步伐。

场景二:疫情总体变化不大,供应链压力依然存在,通胀水平变化不大。美联储可能会加快加息和缩表以抑制通胀。

情景三:疫情明显恶化。但随着全球疫苗的普及和新型冠状病毒重症病例比例的下降,各国恢复全面封城应对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对需求端的影响小于对供给端的影响边。随着通胀进一步上升,美联储将不得不加快加息和缩表步伐以抑制通胀。

报告认为,美国通胀未来走势将对中国产生影响。

第一种情况,出口放缓,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一方面,由于疫情明显好转,全球供应链压力将有所缓解,全球大宗商品供应有望快速恢复,这将显着减缓我国出口增长;另一方面,过去一年推动人民币走强的贸易顺差因素将减弱,从而使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

在第二种情况下,出口放缓、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波动。一是随着美联储加快货币政策收紧步伐,外需下降,我国出口放缓;二是中国将面临一定的资本外流压力,人民币汇率、债市、股市将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

第三种情况下,将面临更大的资金外流和金融市场波动压力。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通胀现状,随着疫情恶化和通胀加速,美联储将不得不加速加息。美国面临经济衰退风险,全球金融市场将出现剧烈波动,我国也将面临更大的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波动压力。

报告认为,在2022年经济社会总体形势以稳定为主的背景下,有必要积极应对美国通胀趋势变化对我国的影响。因此,提出四点建议:

一是宏观政策坚持“维护我”的原则,密切关注形势变化,积极灵活应对;

二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自动稳定器作用;

三是坚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长期持续吸引外商投资配置中国资产;

第四,中美应加强沟通,取消加征关税,加强全球供应链层面的协调。

以下为报告全文:

《美国四十年一遇的大通胀:对中国的影响分析及对策》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美国的低通胀持续了近十年。不过,2021年4月以来,美国通胀持续走高,引发市场广泛关注。美国目前的通胀情况如何?其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它未来的走向会对我国产生怎样的影响?如何回应?

一、美国通胀创40年新高

一、美国通胀创40年来新高,能源和交通价格涨幅最大

2021年4月以来美国通胀加速。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近期公布的数据,2021年12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7%,增速提高0.2与上月相比的百分点。一个月来最快的涨幅。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CPI同比上涨5.5%,涨幅比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为1991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图1)。

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通胀现状_美国最新通胀数据

按项目划分,能源和运输价格涨幅最大。2021年12月,CPI涨幅最大的分项为能源、交通、餐饮、衣着房,同比分别上涨29.3%、21.1%、6%、5.8%和5.1%(图 2)。从增长动能看,能源价格增速放缓,增速比上月回落4个百分点;运输价格涨幅与上月持平;食品饮料价格涨幅比上月提高0.2个百分点;价格涨幅比上月提高0.8个百分点;住宅价格涨幅比上月提高0.3个百分点。

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通胀现状_美国最新通胀数据

2、美国居民、经济、拜登的支持率都受到很大影响

通货膨胀影响着人们的生活。目前,高通胀已经严重影响了美国居民的日常生活。最近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通胀的打击正在打击美国消费者。总体而言,45% 的美国人表示,由于物价上涨,他们经历了经济困难。从收入水平来看,价格上涨对低收入家庭的打击尤其严重,71% 的美国家庭年收入低于 40,000 美元,称最近的价格上涨导致他们经历了经济困难。在中高收入家庭中,这一比例分别为 47% 和 29%。盖洛普在其报告中指出,约 79% 的人预计美国通胀将“在一定程度上”上升,约 50% 的人预计会“大幅”上升。

消费者信心继续减弱。随着通胀水平上升,美国消费者信心继续减弱。密歇根大学1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为68.8,3个月来第二次跌破70,其中当前消费者信心指数为73.2,创10年新低(图3)。

美国通胀现状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最新通胀数据

经济增长预测已大幅下调。近日,《华尔街日报》对商界和金融界人士进行调查发现,受通胀等因素影响,受访者下调了对美国2022年第一季度和全年经济增长的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25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WEO)将美国2022年经济增速大幅下调1.2个百分点至4%,在所有发达经济体中均处于降幅之列。最大。高于预期和更广泛的通胀是一个重要原因。

拜登的支持率创下历史新低。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调查结果,拜登的支持率创历史新低。1 月份的民意调查显示,41% 的成年人对拜登的工作表现持积极态度,低于 9 月份的 44% 和 8 月份的 55%。大多数接受调查的人表示,由于物价飙升,美国经济已经恶化,对拜登几乎没有信心或没有信心。

2. 需求不同于以往的扩张,疫情导致的供给收缩推高了通胀水平

通货膨胀是衡量价格变化的指标,由经济中的供求关系决定。当总需求超过总供给时,通货膨胀就会上升。

1、需求扩张: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不同,现代货币理论(MMT)框架下的大量资金直接交付给企业和居民

2020年,世界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超宽松的政策措施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在此背景下,现代货币理论(MMT)引起了市场的热议。在传统的货币理论框架下,财政赤字是对未来税收的透支。然而,MMT 不同意。其核心观点是,只要政府以本币借款,且没有通胀压力,就可以通过财政扩大赤字和央行印钞来刺激经济。

疫情爆发后,一方面,美联储实施了比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2020 年 3 月,美联储通过两次紧急降息将其政策利率降至零(图 4)。与此同时,美联储开始实施总额为 7000 亿美元的量化宽松 (QE) 计划,随后宣布将资产购买步伐提高至每天 1250 亿美元(其中包括 750 亿美元的国债和 500 亿美元的 MBS) . 设置一个上限。为向特定实体提供流动性,美联储自 2020 年 3 月起重启并建立了多种政策工具,包括商业票据融资工具(CPFF)、一级交易商信贷工具(PDCF)、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流动性工具(MMLF) ) 等。截至目前,美联储的规模

美国最新通胀数据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通胀现状

美国通胀现状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最新通胀数据

另一方面,与2008年不同的是,美国政府启动了多轮财政救助计划,直接向企业和居民发放现金。新冠疫情爆发后,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多轮经济救助计划。其中,第三轮刺激计划金额达2.2万亿美元,包括对各级政府、学校、失业人员和受疫情影响的行业的援助。2020年12月27日,即将卸任的特朗普签署了9000亿美元的新冠救助法案,其中包括超过3000亿美元的小企业救助;每周 300 美元的联邦补充失业保险,直到 2021 年 3 月中旬;向大多数美国人发放一次性600美元现金支票等。2021年,拜登政府将推出1美元。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截至2021年7月,美国为应对新冠疫情花费了超过25%的年度GDP,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占比最高。2020年,转移支付收入占美国个人总收入的比重为21.6%,比2019年提高4.6个百分点,为二战后最高。2021年前三季度,占比升至22.9%。

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相比,这次的货币和财政协调更像MMT。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从2008年到2014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大了3.61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国债净增持1.7万亿美元,占美联储扩表规模的47.3%,相当于同期美国国债增持规模的19.2%。新冠疫情爆发后,到2021年底,美联储将比2019年底扩大资产负债表4.39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国债净增持3.18万亿美元,占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张规模的72.5%,相当于55。

可以看出,美联储本轮资产负债表的快速扩张主要是通过购买美国国债,贡献了同期美国国债新增增量的一半以上,为政府提供了重要帮助。赤字融资,很像 MMT。而且与2008年财政资金用于向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注资不同,这次美国政府的赤字融资选择直接将现金赠款分配给企业和居民。从取得的成果来看,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相比,疫情后美国M2大幅增加(图6)。

美国最新通胀数据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通胀现状

2、供应收缩:主要是新冠疫情对全球供应链和劳动参与率的影响

新冠疫情重创主要商品供应商。一方面,疫情冲击以巴西、智利为代表的商品供应国,限制了供应能力。另一方面,疫情对中国以外制造业集中的国家产生了重大影响。从图7可以看出,越南和马来西亚的制造业PMI在疫情爆发初期和2021年下半年三角洲病毒快速蔓延期间出现暴跌,部分生产陷入堵车、减产、交货期时间延长。这在关键组件等中间投入中更为明显。2021年以来,全球芯片供应短缺加剧,交货期从通常的9-12周延长至22周以上。

美国最新通胀数据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通胀现状

受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出现多处堵塞。疫情导致的全球港口拥堵加剧,贸易物流成本大幅上涨。衡量集装箱运输价格的波罗的海运费指数 (FBX) 自 2021 年以来增长了两倍多(图 8)。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IHS Markit 的一份报告,自 2020 年下半年以来,全球主要港口的拥堵情况逐渐激增。船舶装卸6000多个集装箱,平均需要在港停留83小时以上,同比增长20%。从美国来看,作为美国最重要的两个港口,长滩港和洛杉矶港合计占美国海运集装箱吞吐量的40%左右。然而,疫情以来,这两个港口一直低效运行。受此影响,2021年以来,美西、美东航线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一直处于高位(图9)。

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最新通胀数据_美国通胀现状

美国最新通胀数据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_美国通胀现状

疫情导致劳动力短缺。疫情爆发后,美国劳动力参与率下降。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2021年12月,美国劳动力参与率为61.9%,比疫情前下降了1.5个百分点。根据美国卡车运输协会的数据,美国大约 70% 的货物由卡车运输。与新冠疫情前(6.15万人)相比,美国目前的卡车司机短缺人数增加了30%,缺口达8万人。至于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原因,美联储在2021年7月发布的货币政策报告中指出,主要包括疫情导致退休人数激增、育儿压力增加、以及对感染病毒的担忧。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近日发布的“家庭脉搏调查”,在2021年12月29日至2022年1月10日的13天内,共有约880万美国人被诊断出患有新冠肺炎或照顾病人. 而不能工作,这个数字是自“家脉调查”项目启动以来的最高数字。调查还显示,另有 320 万美国人因害怕被感染或传染他人而无法工作。这是“家脉调查”项目启动以来的最高数字。调查还显示,另有 320 万美国人因害怕被感染或传染他人而无法工作。这是“家脉调查”项目启动以来的最高数字。调查还显示,另有 320 万美国人因害怕被感染或传染他人而无法工作。

此外,能源转型加剧了供应短缺。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能源供应急剧收缩,复苏步伐缓慢,能源转型加剧了这种变化。目前,节能减排已成为全球共识,大多数国家都设定了“碳中和”目标。中国于2020年9月提出,力争到2030年实现“碳峰值”,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并制定了相关行动计划;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50%-52%的温室气体排放,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欧盟于 2021 年 4 月提出,在 1990 年的基础上,到 2030 年减少至少 55% 的温室气体排放,到 2050 年实现“碳中和”。疫情与能源转型相结合,影响了传统能源的投资动力,能源供应恢复缓慢(图10)。据IEA估计,2021年原油需求将快速反弹,但供应恢复相对缓慢。具体而言,与2020年相比,原油需求每天增加约520万桶;从供给端看,2021年原油供应的增幅一方面低于需求端的增幅,另一方面远低于2020年疫情影响的降幅以下。2021年原油需求将快速反弹,但供应恢复相对缓慢。具体而言,与2020年相比,原油需求每天增加约520万桶;从供给端看,2021年原油供应的增幅一方面低于需求端的增幅,另一方面远低于2020年疫情影响的降幅以下。2021年原油需求将快速反弹,但供应恢复相对缓慢。具体而言,与2020年相比,原油需求每天增加约520万桶;从供给端看美国通胀现状,2021年原油供应的增幅一方面低于需求端的增幅,另一方面远低于2020年疫情影响的降幅以下。

美国最新通胀数据_美国通胀现状_美国通胀保值债券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转嫁给美国消费者。新冠疫情以来,凭借出色的疫情防控,中国生产端率先复苏,成为美国填补商品需求缺口的重要来源。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长7.9%,2021年同比增长27.5%。

由于特朗普执政期间开始的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巨额关税,目前正在转嫁给美国消费者。据穆迪测算,在中美贸易中,美国消费者承担了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92.4%的成本,而我国仅吸收了7.6%的成本。分行业看,根据亚洲开发银行(ADB)测算,皮鞋、机械、电子光学仪器等行业价格受到较大影响,同比涨幅超过1 个百分点。

三、通胀趋势和美联储应对的三种情景

一、遏制通胀成为美联储当前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

在通胀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鲍威尔最近摒弃了此前一直坚持的“通胀临时论”,遏制通胀成为美联储的首要目标。从近期美联储1月份的利率会议来看,鉴于当前的高通胀水平和进一步上涨的风险,美联储很可能在3月份量化宽松结束后以更快的速度启动货币紧缩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如前所述,美国本轮通胀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联储扩表释放的相当一部分资金通过财政刺激措施进入货币流通领域。因此,一旦紧缩进程启动,资产负债表的收缩可能很快到来,货币紧缩的速度将比以往更快。在上一轮货币政策收紧期间,美联储在首次加息一年多后开始缩表。在 2021 年 12 月的利率会议上,与会者讨论了缩短缩表和加息间隔的可能性。

二、疫情决定短期通胀走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由于量化宽松即将结束,未来货币政策将具有自由裁量权,短期通胀走势取决于供给侧的变化。如上所述,供给端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因此,短期内通胀的走势将取决于疫情的变化。

从目前来看,疫情走势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一方面,随着 Omicron 变种在多个国家取代 Delta,成为新冠疫情的主流毒株,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近日发表重磅文章《COVID-19 将继续但终结大流行近在咫尺”,作者、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主任克里斯·默里认为,全球新冠“大流行”很可能即将结束,2022年3月是关键时刻.

另一方面,世界卫生组织近日指出,如果当前疫情蔓延,未来6至8周内,超过50%的欧洲人口将感染Omicron变种。新冠病毒是一种变异的RNA病毒,它感染的人越多,就越有可能出现新的危险变种。突变菌株的持续流行也可能导致动物和人类之间的相互传播。由于动物的内部环境与人类不同,病毒变异的方向会更加不确定,危险变异的概率会进一步增加。

3. 三种未来情景

鉴于疫情变化的高度不确定性,短期内美国通胀走势存在不确定性。在不同的通胀趋势下,美联储的反应会有所不同。有以下三种情况:

情景一:疫情明显好转,全球供应链压力缓解,美国通胀水平明显下降。美联储可能会放慢货币紧缩的步伐。

场景二:疫情总体变化不大,供应链压力依然存在,通胀水平变化不大。美联储可能会加快加息和缩表以抑制通胀。

第三种情况:疫情明显恶化。随着全球疫苗的普及和新型冠状病毒重症病例比例的下降,各国重启全面封城的可能性大大降低,需求端受到的影响小于供给端。随着通胀进一步上升,美联储将不得不加快加息和缩表步伐以抑制通胀。

4.对中国的影响在于出口、人民币汇率、资金外流、市场波动等。

一、出口放缓,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

一方面,由于疫情明显好转,全球供应链压力将有所缓解,全球大宗商品供应有望快速恢复,这将显着减缓我国出口增长。另一方面,过去一年推动人民币走强的贸易顺差因素将减弱,对人民币构成贬值压力。

2. 第二种情况,出口放缓,资本外流,金融市场波动

首先,随着美联储加快货币紧缩步伐,外需将下降,我国出口将放缓。二是中国将面临一定的资本外流压力,人民币汇率、债市、股市将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

3. 第三种情况下,资金外流较大,金融市场波动压力较大

在这种情况下,随着疫情恶化和通胀加速,美联储将不得不加速加息。美国将面临经济衰退的风险,全球金融市场将经历剧烈波动。我国还将面临来自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波动的更大压力。

五、以稳定为主基调的经济社会大局背景下的四点对策建议

在2022年经济社会总体形势以稳定为主的背景下,我们必须积极应对美国高通胀可能给我国带来的影响。

一、宏观政策坚持“维护我”原则,密切关注形势变化,积极灵活应对

当前,我国内需恢复还不够稳定,外部环境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第一季度将是一个重要的观察窗口。现阶段宏观政策要综合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增强内需,减少对外需依赖。同时,密切关注外部形势变化,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整政策。

2.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自动稳定器作用

汇率是开放型经济最重要的自动稳定器,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弹性有利于减少外部冲击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影响。一旦美联储加息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具有充分韧性的人民币可以率先吸收部分外部冲击,缓解对国内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冲击。

三、坚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长期持续吸引外商投资配置中国资产

近年来,中国积极推进金融对外开放,国际主要指数相继将中国股票和债券市场纳入编制范围,吸引了大量外资进入中国。这部分外资主要基于配置需求和对中国经济基本面长期看好,受短期因素影响较小,进而使中国资本外流压力更加可控。未来,我们要坚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继续吸引致力于长期配置中国资产的外资。

四、中美应加强沟通,取消加征关税,加强全球供应链层面协调

第一,美方应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商务部近日表示,取消加征关税对美国和世界都有利,同时也提醒“在当前通胀形势下”,取消加征关税符合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根本利益在中国和美国。第二,中美要加强全球供应链层面的协调。稳定的全球供应链符合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如果全球供应链的紧张局势得不到缓解,美国将继续面临通胀压力。

报告撰写:喻铭/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报批:马绍志/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